回顾 男子自愿加班后猝死家属起诉公司索赔50万苏州法院判了

  加班是劳动者们常常面临的问题,除了拖欠加班费外,过度加班占用了打工人多数的时间,轻者影响其生活质量,重者还会影响身体健康。苏州发生过这样一起案例引人深思,年过五旬的打工人长期加班,结果在家中猝死,家属事后索赔50万元。这一诉求合理吗?

  51岁的文某家庭条件较差,一家人都在打工,但是时常入不敷出。他在2016年与某电子厂签署了合同,负责组装零件。这一工作虽然看似轻松,但是需要长时间集中注意力。对上了年纪的文某来说,这个工作负担较重。

  文某并未放弃这份待遇较好的工作,为了提升一家人的生活质量,他还是签了合同。合同中标明了工作时间为每天8小时,周六、周日双休。入厂工作后,他发现身边的同事几乎都有加班的习惯,而没有加班的人,每个月领取的工资较少。出于从众心理,他也开始加班。

  从一开始偶尔加班一小时,到随后每天都加班;时长也在逐步延长,有时候一天加班四个小时。在工厂旺季,文某甚至会牺牲自己的周六、周日时间,赶到工厂去加班。虽然频繁的加班让他领取了丰厚的报酬,却也埋下了隐患。

  就在2016年12月20日,文某按照往常习惯,加班4小时后,大约晚上10点左右回家。然而就在他刚睡着没多久,忽然感觉心脏难受。其妻子立马把他送往医院,然而最终竟没有救回来,就这样突然离世了。医院给出的死亡原因是猝死,具体病因不明。

  文某死亡后,全家都陷入了悲痛中。让他们更无力承受的是,文某是他们家里的顶梁柱,他倒下了就意味着全家人很可能要喝西北风。文某的妻子曾去单位申请工伤赔偿,但是却被告知他这种情况不属于工伤范畴。

  我国《工伤保险条例》明确了工伤的具体范围:第十四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应当认定为工伤:

  (二)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,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;

  (六)在上下班途中,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轨道交通、客运轮渡、火车事故伤害的;

  根据本法律法规,文某是在家里猝死的,且他不是因为职业病的原因死亡,所以没办法认定为工伤。但是家属仍旧认为,文某猝死正是由于单位长时间不合理地安排加班导致的,因此他们将工厂告上了法庭,请求赔偿50万元。

  那么工厂又是如何认定文某的猝死结果呢?首先,他们对文某加班的行为给予了肯定,但是同时他们表示,单位从未强迫文某加班,这一切都是出自他个人意愿。

  其次,他们认为,仅凭文某在死亡前曾经加班,并不能认定加班和猝死之间有必然联系。文某家属没办法提出证据证明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,医院的死亡证明上也没有表明文某是因为过度劳累而猝死的。

  另外,他们还提到,事发前一个月单位曾组织过体检。当时文某被检测出体内白细胞数量异常,建议去医院复诊。然而文某并没有当回事,在身体抱恙的情况下仍旧申请加班,并且也没有去医院复诊。因此,工厂方认为他们对职员已经尽到了合理的、必要的身体检测义务,文某身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应当明白自己的身体出现了问题,但是却将自己置于危险的状况中,应当对自己的死亡结果承担责任。

  不过,当法院审理过本案后发现,这家工厂在组织劳动者劳动时存在违法行为。根据《劳动法》第三十六条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、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。

  第四十一条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,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,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;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,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,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。

  然而,实际情况是,文某在该工厂任职期间,通常加班时间已经超过2.5个小时,早就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工时、日均延长时间、月均延长时间,并且还存在让文某牺牲周六、周日两天时间加班,严重违反了法律规定。

  另外,法院同时认为,即便从医学的角度来说,无法证实文某加班与猝死之间具有必然因果关系,但是过度加班确实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猝死的风险,不能排除这种因果关系的可能。民事法律责任并不要求必然性因果关系,只要具有高度盖然性即可。因此,法院最终判决工厂承担20%的责任,赔偿文某家属20万余元。

  这起案例虽然已经终结,然而案件给我们带来的警醒还没有结束,打工人的加班问题,不光是无良企业压迫下的结果,同时也是由于打工人本人“内卷”造成的。当职员遇到单位要求不过度加班时,千万不要为了工资而忍气吞声,一定要学会说“不”,否则因为工作损失了身体健康,将追悔莫及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